吳滋懿Jil Wu>>與Zaha Hadid相遇

Apr. 5 2016
Blog

2016.3.31 Zaha Hadid因感染支氣管炎進行治療時,突然因心臟病病逝於邁阿密醫院。讓設計界一片扼然。(美聯社)

她過世了。送別的時候,最好的紀念,是要說說她的故事。我就不說建築的了。

很年輕的時候因為有留比較多「裝氣質」的時間(笑),會很安靜的看完一整本OMA大都會建築事務所厚厚的紀錄。所以後來在威尼斯雙年展驚喜見到雷姆‧庫哈斯(Zaha Hadid的老師)本人的時候,激動的衝上前去跟他要郵件信箱(大笑)他很開心的寫給我了。

知道Zaha Hadid的作品時,我已經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電腦上、手機上,每次看到Dezeen、Wallpaper等等媒體的報導,都感到薩哈的設計有巨大的溫柔。有純白的巨大曲線、也讓硬梆梆的建築有了如有機體般的張力。改變了天空與地面的輪廓。
關於薩哈的資歷與她的作品可以在Zahahadid.com官網上看得很明白。
http://www.zaha-hadid.com/archive

為了紀念她,我想說說兩個與她相遇的故事。
第一次是在伊斯坦堡。一個充滿奇幻與歷史故事的地方。歐亞大陸的交界,臨著博斯普魯斯海峽。
天氣很好,採訪工作結束之後,伊斯坦堡在地的朋友到我下榻的飯店庭園裡聊天,很有趣的夜晚,因為是週末,與我們一起聊天的有一位土耳其的大明星(像是土耳其的小S那麼美麗可愛又靈氣),在地的友人們不斷的前來跑攤,像是流水席一樣的週末夜晚。

伊斯坦堡的日夜溫差很大,夜裡很涼,聽得到海的聲音~我們都披著小毛毯。
接近午夜的時候,出現兩個女生帶著一位高大帥的男生,說是薩哈的貼身助理~聊起許多在事務所工作的趣事~我們都理解建築師的工作是沒日沒夜沒青春的~

睡在辦公室的睡袋裡、聞著那要做藍圖的藥水味,無止盡的競標、競圖、做模型~高壓型態的長期工作,很難想像要如何能一直堅持最高標準沒有妥協。助理說薩哈是這樣的,只有最好只要最好。於是,剛進事務所的新人可能都會承受不了,也有過開完會,大家回到座位上正要開始繼續工作的時候,其中一個人突然說:我出去買個東西,然後,就再也沒回來過(笑)包包都還放在座位上。真的嘛?大家都問!也太誇張。他說,這很平常啦。

承受每天的工作、標準,薩哈有自己的紓壓方式。她愛看水。不是海,是水。看著寧靜的泳池水面,就這樣,靜靜的坐在池畔。
當時聽到就覺得還真是個不錯的紓壓方式~

與薩哈本尊相遇,是在香港的Art Basel。現場展出了建築模型以及一張水桌。
剛好她有點時間,跟我聊了十幾分鐘。是位有著超大眼睛、超強腦波的女士。
(是說因為之前遇過助理,所以還是稍微的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行為,沒有衝上去XD)

當年在香港Art Basel展覽中,巧遇Zaha Hadid的情景。(作者提供) 

我記憶深刻的一小段對話是:
我說:剛剛才讀到Dezeen在米蘭跟您做的一篇專訪……
薩哈:嗯,剛好你說到,我還想說,他們為什麼不是事先跟我約好就來採訪呢~沒有時間準備的情形下,又說一定要訪……(額那不是就是我嘛……)
(旁邊的工作人員有點臉綠~我也有點綠的想說女神要生氣了嘛~傳說中的大發雷霆那種的)
我說:那麼,現在還可以聊聊嘛? XD
薩哈:對啦~我可以跟妳聊~
我說:但我不是建築雜誌或者專家喔
薩哈:這樣很好啊!

薩哈哈蒂女士帶著我看她在現場展示第一次在香港得獎的作品The Peak(1982),是這筆獎金讓她在倫敦建立了事務所。她說起當時一些製作的情形,靈感是來自第一次來到香港的雲霧中的山頂,還有一張超美麗的水桌,沒有特別打什麼燈,就已經閃耀著水晶般的色彩。已經都開幕了,薩哈還是不停的在桌子周圍走來走去的看,要工作人員調整位置,這桌子不輕,要好幾個男生才般得動,就算調整完成之後,薩哈還是不停的眼光飄向那桌子。

這桌子是她的寶貝。

當她在現場走動的時候,工作人員成衛星狀態,保持一定的距離卻一直在周圍。有著女王般的氣場。
(當時的記錄:http://jilwu.com/latest-in-art-hk-zaha-hadid/

Zaha Hadid說的就是這張水桌!
沒有特別打燈,閃耀著水晶般的色彩與水的波動感。(作者提供)
 

2004年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,Zaha Hadid薩哈哈蒂是第一位獲得這個獎項的女性。
衣服要穿過才知道設計師的厲害,建築則是要住過用過。希望以後有機會在薩哈的建築裡策展。
向薩哈哈蒂致敬。

台中古根漢美術館、台中國家歌劇院,都讓Zaha與台灣擦身而過。
去年,Zaha 團隊設計的淡江大橋終於牽起她與台灣的緣分,預計2020年完工。
這也將成為她在台灣唯一的設計作品。(公路總局提供)

Zaha Hadid團隊設計、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新球場。(美聯社)

Zaha Hadid的線性美學,建築設計充滿了流動的未來感。圖為2012倫敦奧運水上運動館。(美聯社) 

P.S.
寫完之後,編輯說,好像有些情感在後面沒有寫出來。我笑著說:因為我在生氣找不到合照(把悲傷藏在惱怒的玩笑後面)…..真是太厲害,我身邊有著可以從文字讀到心裡去的精靈。因為不願把肉體的告別悲劇化。躲避告別。讓我用P.S.彌補文章的結尾。
能與薩哈在香港藝展相遇,的確是件奇妙的事情。是薩哈把自己第一次得獎的作品帶回第一次得獎的地方,香港,榮耀自己的成就,也想要找回最初的自己。
而我,也正在找尋自己的時刻。這樣的時刻遇見她。
如此卓越的一位建築師,她玩著空間的魔法,改變了一成不變的建築界遊戲規則,創造了舉世唯一的輪廓。強調她是第一位得獎的女性,不是因為男女有別,而是強調,這成就來得多麼的不容易。

P.S.2 OMA的庫哈斯是薩哈的老師。他曾在課堂上點名薩哈會是當代最有成就的建築師之一。

 

關於作者
吳滋懿(Jil Wu),愛漂亮的策展人、懿能藝術執行長,現任日本知名攝影師蜷川實花的亞洲經紀人。主修服裝設計,會六種語言,從加拿大學成返台後,曾任服裝設計、攝影助理、《ELLE》編輯、電視台駐香港製作人及東京特派員。25歲打造第一個華語時尚節目大風行,28歲便擔任法國時尚雜誌總編輯,時常往返各國際都市,因工作結識許多優秀的時尚及藝術工作者,自然開啟了藝術經紀的新領域。目前活躍於國際的藝術與文化平台,也不間斷地為《VOGUE》、《自由時報》、《GQ》、《紳士風格》、日本的《Studio Voice》等報章雜誌製作封面並專欄撰寫藝術與文化觀察報告,懿能藝術致力於協助當代藝術家、設計師、創作者,創造展現才華的舞台。
◎臉書搜尋:懿能藝術館 Jil Wu Artiste
◎網站:http://jilwu.com/  

已經成為好友,謝謝!

新聞送上來! 快加入APP、LINE好友

iOS

Android

APP下載

LINE好友

↓按讚加入自由 istyle 粉絲團↓



請留下您的評論